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人妻  »  交换欲望
交换欲望
公路是悉尼向南部延伸,沿着海岸线,但两边都是树林,大部分路段都是100的限速,路上的车不多,路面也不宽,很多地方都是只有两条线对向行驶。


  但感觉心情很舒畅,天好蓝。澳大利亚的天空真的是好纯净,空气污染很少。因为四月份的天气,在路上不冷不热的,车里既不用空调,也不需要遮挡阳光,更不需要开车窗。


  四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唠着,说句心里话,这样聊天还是挺费神的。


  不像两口子出门,心境完全地放松。这种集体出门,我不太喜欢,总是要找话题,不能完全地放松。但是,今天的主要目的不是来放松的,我们必须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快熟悉,避免陌生的尴尬气氛。因此,四个人都有意无意地乐哈哈地聊着,好像气氛还很轻松,丝毫不像是出门准备做那种难以启口的事情的。大家都没有提那个事情,真的像是一起搭车出门纯旅游的两对儿驴友一样。


  双方还互相交换了一些带来的水果什么的,他们的小包包就放在副驾的脚底下。


  我看到那个女人还在喂他男朋友吃香蕉,呵呵,给我一对儿很亲密情侣的感觉,就是一对儿感情很好的男女朋友那样子的。


  我也握了握老婆的手,小手冰凉,呵呵,她平时手就是这个样子的,倒是没什么特别。


  那个男人也比较逗,有时候逗的大家哈哈大笑,大家在这种状态里,很快地就熟络了。


  但四个人都默契地坚守一个准则,就是不打探对方的一些隐私信息。聊得都是泛泛的东西。偶尔有后边的汽车或者房车从右边对向路上超车过去,就会成为了我们的谈论对象。


  我们的司机开车还是很稳重很文明的那种,一般都是按照限速开车。但路上偶尔会有不守法的老外偷偷超速驾驶。有时看到对向的车子接近了,他们还超车,心里很是担忧。


  超车的还有白人女子,小鬼妹,有很漂亮的,他妈的开车那么猛。这些桀骜不驯的小洋妞!


  我又时不时偷瞄前座的那个女人仅能够露出来的部位和肌肤,心里也不断地在意淫,心里想着,今晚能不能给你拿下摆平就地正法呢?


  看着她侧脸讲话时,从墨镜后面还是能看到她的样子,鼻子很挺直,性感。


  我心里开始想象,想象着那只涂了红色口红的小嘴儿,早晚要裹着我的阴茎的,下面突然就搭帐篷了,硬硬地支了起来,当然有夹克衫挡着,我女人也看不到这些变化。


  前排这个也是别人的老婆(无论从意义上来说,是前排司机的老婆,还是她国内老公的老婆,总之是别人的老婆),我现在对于别人的老婆私下在外面搞婚外恋有一种很复杂的情绪,包括对我现在的女人,做爱的时候也常常有恨恨的东西在里面,就想操死这些骚货。我知道这是受过同类女人伤害的结果(见上一季)。


  前座的女人也许还不知道后座谈笑风生的男人正在恶狠狠地意淫她吧。司机也可以从后视镜看到我们,但他能看到多少,我就不得而知了。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上厕所之类的,沿着普林西斯高速公路开车三个半小时吧,限速开始降到了80,又降到了60,我们到达了目的地Ulladulla小镇。


  我们的车进了镇子之后,我赶紧拿出周五在公司打印出的地图,是从Google地图上抓下来的,放大到一定程度的,可以看到小镇中各个街道的名称。


  我们都没有GPS,所以,一开始沿着告诉开,还可以,到了小镇上,就得靠这个打印地图了。


  我拿出订好的旅店地址,沿着道路,我们慢慢开车摸过去。


  小镇不大,我们很快找到了那家只有几层楼高的小旅店。


  因为是我订的房,我得去办理手续。但不能我们四个人一起去,你想想,若是被前台的看到了,四个人开一间房,男男女女的,还不得胡思乱想啊,另外,加人得加钱的,我们只能偷偷住四个人。所以,我和老婆下车去办手续。


  我背后虽然没有长眼睛,但我敢百分之一百充分地肯定,那一对儿一定是目不转睛地打量我们的背影呢。于是,我走路要尽量潇洒一点儿,老婆走路要尽量袅袅婷婷一点儿。


  我们从停车场来到酒店前台checkin,很快办理好入住手续,前台给了我们一个小卡片,里面有房间钥匙卡。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二楼,我们的房间,开门进去,设施就相当于国内的三星级酒店,还是准三星那种。但基本设施如空调、小冰柜等等一应俱全,两张床,一台电视。


  我打量着这个小房间,想象着一个春色满园的夜晚,小心脏又开始砰砰地跳,似乎自己都能听到。


  老婆早就去撒了泡尿,然后在那里照镜子。


  我说下面那一对儿还等得急呢,我们可以出去了。


  这个时候才下午两点多。临进来之前,我们都商量好了,因为他们两个需要混进来,所以,能不进来就先不进来了,在车里等着,我们办好手续以后就出去逛。


  因为时间还早,按照我们的原计划,是要先在这个小镇子里逛逛的,并没有打算就那么猴急地搞那种事。


  大约也就是一刻钟以后,我们又出现在了楼下的车场。从前台是无法直接看到车场的。


  我们上车,车子开出了酒店,又回到了小镇的路上。


  不远处有家必胜客,我们就决定去那里解决肚子问题。虽然在车上没停过嘴,但正经吃一顿午饭还是应该的。


  到了里面,大家选择了一个火车座,两对儿面对面坐好。马上有女侍应上来招呼,我们分别点了一个中号的比萨饼。必胜客的比萨饼还算是比较好吃的。


  女侍应离开后,两个女人先后把墨镜都摘掉了,我们这才仔细打量了对方的女人。


  起初,我没有敢直接注视她的面孔,那样会让对方不自在,羞涩并且好像我很色很不儒雅。于是,我经常是用余光或者和她说话的时候稍稍观察她的脸蛋儿。


  不知道她是来自哪个省的,很白净,我就喜欢白净的,这第一印象很好,和车里面侧面看到的效果一样。眯眯眼,这种眼睛很性感。鼻子精致挺拔,嘴角上翘,总像是在笑。不能说是个惊艳的美女,但很有一种迷人的风韵,哇,这个别人的老婆太好了!直发刚刚遮住肩部,白色的夹克里面是一件紫花衬衫,领口敞开,不知是故意的还是习惯的,微微地露出乳沟,很理想,一估量那对儿乳房就不会小,从鼓出的外观上来判断,至少B罩杯。再往下就看不见了,但从下车扫过的几眼来看,腿虽然不是长腿,但屁股很大,属于前凸后翘形,裤子是黑色的。


  一边聊着,一边心里面暗自得意和希翼,希望今天晚上把那个白色外套下面包裹的肉体好好地品味个够。


  对方的男人(以后简称他为小四,因为他的邮箱后边跟了一个数字4)也在时不时偷瞄我女人,哼哼,肯定是同样的心态,看他眼馋的样子,男人最了解男人的小动作了。


  女侍应端来了比萨饼,大家也饿了,就着可乐,贪婪地吃着这个美味的西餐。


  必胜客的比萨饼在同类店中的味道是很不错的。若想解决下面的问题,也先得解决肚子的问题呀。


  一顿猛吃之后,结帐时问女侍应,小镇里这个附近有没有什么好玩的,我英语还不算太差,所以,是我开口问的。对方几乎在旅程上没有怎么说英语,也不知道水平怎么样。但是女人在国外往往有个特点,一旦英语还可以,会不惜一切机会显示自己的英语的,所以,我认为小四的女人英语一定不怎么样。


  女侍应说附近有一家对外服务中心,可以去那里问一问或者拿一些资料介绍。


  不必犹豫,出门驾车,不远就来到了那家服务中心,旁边是一家教堂,没有仔细留意,大概是一家天主教堂。


  走进服务中心,排队询问的人还不少,时间宝贵,不准备在这里耽误时间,直接拿了资料钻回车里。车就停在教堂旁边的免费车场里。


  我们人手一件资料查看着,小镇上真没有什么太多可玩的,有个灯塔,是在海边上,有条可以散步的小路。另外还有工艺品市场。现在已经下午三点半了,不早了,不知道工艺品市场是否快下班了。


  我们于是决定去海边逛逛,反正我们都不是来真正旅游逛风景的,最好是一处安静的地方,还能培养情绪的地方,这个海边和散步小路能不错。


  打定主意后,小四发动车子,沿着资料指南和事先打印的小镇地图摸索过去,只有几条街的路程,很快,白色的灯塔就展现在我们眼前。


  这个地方人很稀少,可能还不到季节。这个海滩主要是夏季观鲸用的,现在季节还不到。


  下得车来,大家朝海边走去,海浪微微拍打着海滩,太阳西斜,微风习习,很是罗曼蒂克。


  我们搂着各自的女人,眼望大海,似乎在欣赏着风景。但是至少我是没有把全部心思铺在欣赏风景上,我更想欣赏的是另一个男人怀中的女人,因此经常偷瞄过去,在脑海中无数次地把她的衣服扒光,想象着衣服下面的肉体到底是什么样的,什么时候谜底才能揭开。同时也在琢磨,我们的行动如何开始呢,万事开头难啊。


  大家都在沐浴着海风,很安静,谁也没有说话,但是似乎能感觉到四颗心脏不平静地跳动的声音。大战之前的宁静吗?可是,总得有人打破平静才行。谁让我有过一次交换经验,年龄还算是大哥哥呢,只好由我来推进进度的发展了。


  我说咱们大家走一走吧,旁边就是一条散步的小路。大家一致表示同意。


  于是走向小路,先看了看路口竖立的一块牌子,上面是这条小路的一些介绍,跟着大家往里走。


  我突然想到一个主意,对小四说:「我有些渴了,要不要把车里的葡萄拿出来,一边散步,一边吃葡萄,岂不是很好。」葡萄是我带来的,在我的包里,我让我老婆跟着小四去取。小四爽快地答应着,眼睛和我对视的瞬间,两个男人似乎在传递着什么信号。


  小四是个很配合的男人,我想,他理解我的意思,这样做也正中他的下怀。


  老婆似乎也没多想,就和小四一起去取葡萄了。


  我对小四的女人说:「我们继续往前先走一点吧,他们一会儿就会赶上来。」于是我们并肩向小路深处慢慢走去。回头瞟一眼,小四和我老婆走向车子的背影,心里面酸酸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并肩走在一起,心里就会酸酸的。我想,这是所有男人都会有的反应,哪怕是我这个准备交换女人的男人也不例外。


  我用余光看着身边的女人,恨不得搂过来就开始下手,但是不能太唐突,也有些不好意思,怎么办呢。


  正琢磨呢,她忽然喊到:「咦,这个花好看,我要。」就奔一朵路边土石上的小红花跑去。


  春天里,路边的野花并不少,但这个地带以黄花和百花为多,这个红花还是刚刚看见,也大颗一些。


  我也跟过去,直觉告诉我,这也许是个好机会。


  她要够那朵花,但是还差一点点。我朝四周望了望,因为在这个国家,公共场所摘花还是不太好的。


  见附近没人,我顺势说要帮她,就毫不客气地把双手握住了她的腰,她居然没拒绝,在我的扶持下,很顺利地摘下了小花。


  老实说,她的腰并没有我老婆的小蛮腰细,但肉肉软软地捏在手里,还是怦然心跳,不舍得放开,可惜时间太短暂了。


  当她拿到小花以后,盯着小花看,问我:「好看吗?」我眼睛盯着花,但醉翁之意不在酒,从背后把嘴快速凑到她的小脸上亲了一下,这就叫做突破。


  香啊,女性特有的香味儿。她扭过头来娇羞地咦了一下,马上挣脱我的双手,面对着我,依然在问:「说呀,好看吗?」哈,她在转移话题,而且并没有怪罪我,一定是出于羞涩,估计心里也在接受我。


  我一阵欣喜,盯着她的眼睛说:「好看!」


  她没有敢给予我回应,转身继续走着。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后面小四和我老婆并肩赶了上来,我们中间有一段弯路,他们刚刚转了过来,不知道刚才我亲小四女人那一幕,他们有没有看到。


  小四的女人看到小四,转身跑了回去,手里还拿着花:「看呐,我摘到的。」我知道,她突然跑脱,是因为要摆脱刚才的羞涩和尴尬。


  我也在等他们走上来,老婆递过一串葡萄:「诺,吃葡萄。」我不知道小四和我老婆之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但赶上来的也太快了,唉!估计他们没什么进展。


  我告诉小四的女人说:「这里摘花要小心,别让别人看到了,有人的时候就藏起来。」大家在一起走,我找着话题单独和小四的女人聊,并故意放慢些脚步。她为了回答我的提问,也不得不放慢脚步,于是我和她就走得靠后些,但与前面两人只是前脚后脚地跟着。


  有了刚才握腰亲脸蛋的基础,我又壮着胆子试图去拉她的小手,可是被她甩脱了。可能是因为她男人就在旁边的缘故吧,她不会好意思做这种事。罢了,我们也就只能这样一路走着聊着。


  到了一块岩石,大家靠坐在那里,一边吃着剩下的葡萄,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还时不时伴着欢笑,甚至于大家可以讲些成人笑话,女士们也没有表示出反感,反而笑得挺开心。气氛不错。


  天色渐晚,路上极偶尔地有些行人经过,会友善地打着招呼,有的是一对儿白人老年夫妇,还有的是单独一个男的或女的老外。老外不像中国人什么都会伴儿,他们的独自行动能力还是很强的。


  在路人眼中,我们是两队甜蜜的情侣,但是他们做梦也猜不到,我们是准备交换的情侣吧。


  大约五点半了,大家商量着要不要去吃晚饭。两位女士说根本都不饿,刚刚吃过的比萨饼还没消化呢。


  男士们说那也不能饿着,还是应该去超市里买些食品,在旅店里饿的时候还可以吃。


  大家一致赞成。


  其实这样也省花费了。移民在海外,都是比较节俭的,这一点我们也不例外。


  于是我们开车往回走,路过一家小超市,进去买了一些面包点心,尤其是还买了几听啤酒。


  我觉得,有了酒精的作用,女人会更放开些吧。


  回旅店的时候,依然是我和老婆先进去,说好了,他们十分钟以后溜进来,如果被问到,就说是看望朋友。


  我和老婆进房后,急不可耐地撒了泡尿,把窗帘挡严实,打开电视,里面播放着外语节目,打开吸顶灯,烧一壶开水。老婆在卫生间照镜子。


  很快,那一对儿就来敲门了,事实上,没有人询问他们,他们很顺利地进了房间。


  女人也是急不可耐地冲进卫生间将门反锁,应该是撒尿去了。


  老婆和我坐在靠窗的床边,小四坐在靠卫生间的床边,面对着我们。


  我们把超市里的收获摆到床头柜上,撕开包装来吃。


  很快,小四的女人从卫生间里出来,大家坐到了一起,吃着零食,一边聊着。


  我不想大家就这样聊下去耽误时间,事情应该有进展,于是我提议,玩了一天,大家是不是应该洗个澡,劝女士们先去,可是谁也不动,都很羞涩吧。


  我只好说:「那我先去了,你们吃啊。」拿着带来的一套白底灰格的睡衣,就进了卫生间清晰。


  哗哗的水声中,听不到外面的动静,我低着头冲洗着自己的小弟弟,心里对它说:宝贝儿呀宝贝儿,你今天晚上有没有那个艳福呢?


  很快冲洗结束,出来时,三个人仍然坐那里吃着,嗑着瓜子,一边在看着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老友记》,是个喜剧,几个人还不断地被逗笑。


  我说:「下一个是谁?」


  小四站起来走进了卫生间。


  我来到那两个女人中间的时候,很是犹豫坐在哪边。她们正在关注电视节目,还笑呵呵地不停,于是一狠心就坐在了小四女人的旁边。她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没有很大的反应。


  我也拿起瓜子嗑着,当着自己女人的面,还真不好意思就去对小四的女人有什么动作。


  正在瞎琢磨的时候,小四也简单冲洗完了,穿着内衣出来的,手里拎着外套,将外套放到电视机旁的架子上,回来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我老婆身旁,真是心照不宣、顺水推舟啊,还不露声色。


  两个女人身体摆了两下,似乎有点紧张,但并没有改变位置。


  我催促女人们去洗,老婆先去的,带着睡衣进去的,穿着睡衣出来的。


  有了男人带头,事情就顺其自然了。


  当老婆回来的时候,也只能坐回她原来的地方。她没有洗头,应该只是冲了身子,洗了脸,换上了白色的睡衣。


  我老婆几乎不化妆的,最多的时候就是涂个口红,素面朝天,崇尚自然。


  轮到小四的女人最后去,我听到她反锁卫生间的门的声音。


  我心想着:让你还锁门,迟早,我要随意出入你的卫生间,让你当着我的面洗澡、小便,不用我在这里隔着一堵墙在想象着你的裸体。


  她出来的时候,也穿着睡衣,白底紫花的,看来都是做了准备的,当然了,准备在外面旅店过夜,怎么可能不准备衣物。手里拿着白天穿的那件紫花衬衫和黑裤子,挂在了门口的壁柜里。


  当女人在仔细叠着衣物的时候,是很有女人味儿的。我不禁偷瞄了好久。


  她没有直接坐过来,而是拿了她小包里的一些化妆品又进了卫生间,应该是在保养护肤打扮之类的吧。


  我耐心等待着她坐回来。足足有十多分钟,她终于坐回了原来的位置,并没有继续嗑瓜子,而是在盯着电视看。小脸洗过以后,粉嘟嘟的,看不出用了什么化妆品,可能就是简单地护肤打扮了一下。


  我暗下决心,我要当着对面两个人的面,去再次搂她的腰,毕竟大家都是为了这个事出来的嘛,有什么必要一直装正经。但是得找个借口,于是抓了一把瓜子,左手去搂坐在左边的她,同时,右手把瓜子递到她面前。递瓜子是借口,搂腰才是目的。


  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余光留意着小四的反应,小四和我老婆坐在我对面的床上(靠窗的床),眼睛盯着这边的一切。


  果然,小四的女人借口说不再吃瓜子,说是渴了,要去沏点茶叶,就借故站起来,摆脱了我的手,走向电视旁的桌子沏茶叶。


  我借机偷瞄了我老婆的脸色,她瞪了我一眼。


  看来这一步行动不利,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女人果然会羞涩地躲避。


  这就是为什么好多换妻的文学里描写的都是从分房而睡开始的,都是带着别人的女人,进入单独的房间行动,因为那个形式一定是更能避免这样面对面的尴尬,也更好开端吧。难道现在再去多开一间房?


  那边女人问:「还有谁要喝茶。」


  小四说我们不是买了啤酒嘛,他要喝啤酒。我和老婆都响应。


  于是老婆站起来去门口的口袋里拿啤酒,小四的女人也说要一罐儿,一边端着茶杯,就坐到了靠窗那边的床上,也就是小四的左边,刚才我女人坐过的地方。


  我心里很是纳闷儿,女人的心,海底针,她是怎么想的呢,不接受我了?一直聊的很好的,刚才被我的举动刺激到了?吓到了?唉,心急吃不到热豆腐啊,不能太唐突,否则若对方打了退堂鼓,不愿意了就不好办了,还得顺着对方的性子来。


  老婆拿着啤酒回来,人手一罐,大家打开来喝。


  因为只有我旁边一个空位子,老婆就坐到了我的左边。


  小四的女人身子往床里面一蹭,就靠到了枕头上,小四也只好蹭到床上。


  我俩也觉着累了,于是也照做。


  最后的格局是,我和老婆躺在靠卫生间的床上,靠着枕头盖着被子,喝着啤酒看着电视。小四那边的情况也一样。我和小四都是躺在女人的右手边。


  《老友记》还在上演着,确实很逗人笑,比较容易吸引观众。大家就这样喝着,看着。


  我心里很沮丧,不能说那个女人很装逼,这样的情形也实在太尴尬,不好行动,后悔没开两个房。但是开两个房也有缺点,看不到自己老婆的情况,会很挂念,无法专心做爱,而且,如何才能让对方的女人只跟着自己走进单独的房间呢?一边瞎琢磨着,却不知不觉地失去了意识,毕竟也很累了,一白天的精神也没有放松,这一躺下,很快就睡着了。


  当我惊醒的时候,电视已经没了节目,不知道是几点了,吸顶灯还亮着,空气中充满了啤酒的气味儿。


  扭头看看周围的人,都沉沉睡去,均匀的呼吸声此起彼伏。自己才意识到,居然睡了一觉,没想到睡的那么快,嘴里感到苦涩,居然连牙都没刷。不知道别人的情况怎样,估计也和我一个状况。


  当意识清醒之后,突然感到心跳,几乎能听到被子里自己心跳的声音。


  四个人躺在一个房间里,两男两女,如果这样度过了这个夜晚,那不是白来一趟了吗,没有达到目的呀。怎么办,心脏开始狂跳,脑子在考虑行动计划。


  扭过来再去观察对面床上,女人在我这一侧,盖着被子,仰卧在那里,安静地睡着。


  我考虑要不要把手悄悄伸进她的被窝,先摸一番,反正她男人也是同意了的。但始终没有下这个决心,万一搞砸了怎么办?这是法治国家,身处公共旅店,我又不能霸王硬上弓。


  干脆,从自己的女人身上下手吧,小弟弟经过一天的期待,早就憋的痒痒的了,也先解解渴,另外,这很有助于带入气氛,调动情绪,让对面的发觉这边床上在做爱,他们一定躺不住的。


  对自己的女人就好下手多了,直接把左边的老婆搂住,右手就钻进了她的睡衣,里面没有胸罩,很方便,我开始给她解扣子脱睡衣。她逐渐被我的动作弄醒了,睁开朦胧的双眼,摇摇头,指指对面的床,那个意思,有人在。我也摇摇头,意思是没事,别管那套。


  继续手中的动作,很快睡衣和睡裤被我扔出了被窝,小内裤也被我扒掉,扔到两床中间的地毯上,我也跟着脱溜光。两个人光溜溜地在被窝里,先躺在那里缓了几口气,然后我就爬到了她的身上。我和她做爱是不用戴套的。


  说实在的,我的下面还没有硬,我就先趴在她的身上,亲她的脖颈,又埋到被子里亲她的乳房,她的乳房不大,但是奶头挺大,已经被我裹硬了。


  我们的动静惊动了旁边床上的小四,他似乎已经醒来,我听到了他床上的蠕动,瞟了一眼,发现他也在亲他的女人。


  女人被自己的男人亲,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女人虽然似乎醒了,但不愿意睁开眼睛。


  就这样,两个床上的男人分别亲吻着各自的女人身体。


  我摸到老婆阴部已经潮湿了,她属于水量比较丰富的。


  我也渐渐硬了,就真的插了进去,开始做,抽插,这样的动作促使身下的女人开始小声呻吟。我想,对面床上一定猜到了我们开始真刀真枪地干上了。


  小四也加快了进程,从动作来看,好像也已经进去了,一边亲吻着他的女人,一边蠕动着。


  看到这一幕,我的下面更硬了,开始想象他们被窝下面的肉体。


  趁热打铁,人在性兴奋的时候,是容易做出更疯狂的事情来的。


  我撑起了上半身,故意将被子落到腰部,这样,我老婆的白奶子就暴露在外面了。老婆闭着眼睛享受着我的冲击,似乎并没在意这种状况。


  小四贪婪地盯住我老婆的胸部看,灯光虽然不太亮,但仍然能够看清。


  他很配合,自己也撑起上半身,被子滑落腰间,我看到了那对儿白白的奶子,奶头很小。由于是躺着的,看不出奶子有多大。


  女人在第一次与男人上床的时候,绝大部分女人喜欢先脱好了躺在床上等着,或者穿着内衣等着男人去脱,其实这种做法比较傻,尤其是胸比较大的女人,躺下的时候,胸部都扁扁的了,没有站着的时候看着那么大。女人如果是站着脱掉胸罩,那乳房的造型会更美。


  题外话不说了,我也贪婪地盯着小四女人的奶子,心脏咚咚地跳着。


  这是两个男人第一次突破,将自己的女人身体现给对方看。


  我的精血开始上脑,决定更疯狂一些,就对小四说:「我们在一起做吧,咱不要被子了。」一狠心,把被子掀到脚跟,站起来,光着屁股来到对面床边,一边说:「你们也别盖了。」一边将他们的被子整个掀到床尾,还故意掀到地毯上。


  这样他们两个就光溜溜地在那里了,小四白白的屁股压着女人的身体。


  我不能盯着他们看,要避免尴尬。


  我转回来把光溜溜的老婆抱到他们的床上,放到了床边。我感觉我的阴茎刚从阴道里面拔出来,还湿湿的,被我摇晃的打在两条大腿内侧,现在已经顾不了形象了。


  小四眼睛盯着我们,忘了动作,当看到我老婆赤裸的身子就躺在眼前的时候,他猛地抽插了两下,伴随着高潮的呻吟,射了。


  我靠,你也太没用了吧,这么快!看来我老婆在他眼中太性感了,他大概一直等待着看我老婆的肉体呢。老婆总是别人的好,这句话没错啊。尤其是当别的男人把她的老婆裸体亲自抱到你面前纤毫毕现的时候,那种刺激是无法消受的。


  这也难怪他直奔着高潮而去了。


  人在高潮过后,随之而来的就会是意识的情绪,羞耻心的再次回归。


  小四快速离开他的女人,走向卫生间,大概是清理去了,或者是拿卫生纸去了,因为没有来得及在床头准备卫生纸。


  我没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顾旁边的老婆了,扑向小四的女人。


  那女人一直闭着眼睛在做爱,小四高潮起身后,她也没有被子盖,就转过去面对窗子那边侧卧,左手挡住脸,大白屁股就那么显眼地摆在那里。估计也是正在兴头上,没满足呢吧,还没有从晕迷中苏醒。我扑过去就掰开她的大屁股看,仔细观察着,贪婪地欣赏着,白色的精液从她的阴唇缝中流出,阴唇两边有些微微的阴毛,后面就是屁眼儿。


  哦,这就是他女人的阴部,我向往一整天的逼,我当然要好好看,掰开来如饥似渴地看,以及顾不得在老婆面前的形象了。


  不像看A片那样只有画面,伴随着的还有男人精液的刺鼻的气味儿,加上女人下面刚刚被操过的气味儿,又腥又骚,实在不那么好闻。但这一切不重要,我仍然痴迷于这样的春色。


  老婆这时候又自己回到了那边的床上,把床尾的被子盖上,面朝另一边侧卧在那里。估计是不愿意或者是不好意思看到这一幕。


  我顾不得那么多了。


  就在我贪婪地欣赏着这人间春色的时候,小四从卫生间取来了一卷卫生纸,准备给女人清理现场。看到我蜷缩在床上专心致志地欣赏着他女人的逼,不知道他是什么感觉。


  我一手接过卫生纸,说要替他清理。他也没拒绝,就躺到了我老婆那边的床上,钻进了被窝。我想,他那个时候是在高潮过后的不应期吧。


  但是他还是从后面搂着我的老婆,一定是在摸乳房,老婆躺在那里没动。我心酸啊,但也感到很刺激,看到别的男人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地摸我老婆奶子,心理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他不是也看到我掰开他女人的逼在把玩吗?他也一定是同样的心情。这就是我们追逐迷恋换妻换情侣的根源。否则,我们不用交换,就是单纯地找别人的老婆玩就是了。


  简单地给她擦了擦,就受不了了,我要进去,我还没发泄呢。


  来到电视旁,把我包里事先准备的避孕套拿出来,撕一个下来自己用,又撕几个下来扔到床头柜上,也许小四还会再用也说不定,我就不相信,他手里揉捏着我老婆的肉体,就甘心不再做了。


  撕包装戴上套子,这一切行动在很短暂的时间里完成。我必须快速完成这些动作,不能磨蹭,免得对方的女人清醒过来,欲望凉下来就糟了。


  她一定知道刚才给她清理战场的是我,只是这时候也不再推就,顺水推舟了,大家其实出来就是想做爱的。


  她的左手还是遮着脸,一动不动地侧卧在那里,这样大概能够让她减轻尴尬和害羞。


  我挺着戴上套子的阴茎,侧卧在她身后,手扶着阴茎,找准了位置,滋溜一下就从她阴道钻了进去,因为里面有精液的缘故,阴道里很滑,没费劲就进去一半,再退出一半,再使劲儿插到底。


  这个时候,我就放心了,像是完成了一个关键的任务,也像是将猎物捕获到了脚下的感觉,紧张的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因为这个女人终于是我的了,我已经插了,她还往哪里跑!下面开始慢慢抽插,专心体会她阴道里的感觉。


  用嘴唇去吻她裸露的背,房间里没有开空调或暖气,但光着身子也不冷。她的脖颈依然散发着白天闻到过的芳香。


  我突然有一种征服欲,于是拔出阴茎,把她翻过来,脸朝上,从正面压住她,又一次插入她的阴道。她睁开眼睛,眯着眼看了我一下,又闭上了。


  我开始加快速度抽插她,有种恨恨的报复和发泄情绪在里面,我让你不让我搂,我要搂你的时候,你不是跑吗?这回我在你身体里面了,眼睛就盯住你的裸体了,仔细看,可以随便亲你的乳头,亲你的脸蛋儿,在欣赏你的肉体的同时,阴茎在最原始欲望之处抽插着,体会着。


  这种感觉超爽,要么男人怎么会挖空心思泡女人上床呢,对女人征服欲、占有欲、好奇心的满足,是男人最大的满足之一。


  这下子我把你操了,你上厕所还锁门不!我心里不断地有着这种想法,下面加快动作。百忙之余,也惦记对面床上的老婆。


  小四又来了劲头,戴上套子,就把我的女人也压在了身下,开始冲击。


  当我看到这一幕,也受不了了,身子一挺,就射了。


  我真的想多挺一会儿呀,但是这场面太刺激了,也不怪刚才小四挺不住,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操着,那种刺激是无法想象的,会有一种精血直接冲上大脑,伴随的就是射精的高潮。


  射了以后,我撑在那里,开始清醒,天呐,我在做着什么,太荒唐了,互相换伴侣,女人心中是什么感受呢?这个时候开始考虑这些事情了。随着精液的射出,欲望也好像射进了女人的阴道深处。


  我摆脱了女人的身体,跪在床尾,摘下了装着精液的套子,坐在那里喘气,看着对面床上在酣战,被子已经让他们踢到了腿部,堆在那里象一座小山。


  这时候,小四的女人坐起来了,下床冲向了卫生间。


  老婆被小四压着,也是一直没睁眼,估计她这个时候不好意思与我对视,好像身体很紧张,一点儿也没有兴奋的样子。


  小四在她身上努力地发泄着,因为刚才射了一次的缘故吧,这次持久一点。


  我撕了几截卫生纸擦了擦下面,站在地上,拿起没喝完的啤酒,喝了两口,很苦涩,已经没有啤酒沫了。


  我站在那里欣赏着床上的一幕,心理百种滋味。


  我的女人就这样在我面前被别的男人糟蹋了,可是,我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就是交换嘛。


  小四的女人重新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身上围着浴巾,没敢看我,直接回到了床上,把被子捡起来盖好,仍然是对着窗户的方向侧卧着。一定是不好意思了。


  这个时候,小四的腰一挺,射了。第二次射精果然比第一次要慢,在一个看一眼裸体也会射了的女人身体上,居然操了很多下才射。


  我又好奇地观察他们下面的特写,看到小四的阴茎还在我老婆的阴道里面,这是难得一见的场面。当他把阴茎拔出来的时候,我惊诧地发现,套子已经破了,精液顺着破损的套子哗啦啦嘀到床上,老婆的阴道里也带出了白色的精液。


  「哇靠,你这个家伙,套子破了。」


  小四被我一吵,也发觉到套子破了,很歉疚地看着我,愣在那里。


  破了有什么办法,已经这样了。我说:「算了,去洗洗去吧。」真的很无奈,欲望也被吓到了九霄云外,心理琢磨着不会出什么事吧,怀孕倒是不会,她是带了环的。但就是担心卫生安全。


  我用卫生纸给老婆擦着,老婆不好意思地坐起来说:「不用,要自己擦。」唉,做男人做到这个份上,别的男人把精液灌到我老婆的阴道里,我去给打扫战场,清理干净。


  看着别的男人的精液从老婆体内流出,开始有种讨厌她的感觉,好像是怒其不争,怎么让人家射到了阴道里、子宫里,但这种怪罪的感觉只是淡淡的,稍纵即逝。


  老婆一定要去洗洗,在小四刚走出卫生间的时候,就迎面光着屁股冲向了卫生间开始清洗。


  唉,女人,被男人上过之后,在他面前就可以光着身子走动了。


  小四躺到了靠窗的床上,搂住了他的女人,像是慰籍,像是心疼,也没有再和我说过话,大概也是不好意思。


  我老婆洗完之后,我也关掉了电视和吸顶灯,心疼地搂过老婆,很感激她能为了满足我们男人的交换欲望,而牺牲自己的身体。也很乏困了,大概已经后半夜了,大家很快地进入了梦乡。


  【完】